韦德体育网_体育新闻门户网站

韦德体育网_体育新闻门户网站

http://www.bsdlover.cn

菜单导航

马术运动中特殊的人 马语者:玩马奢侈的是时间

作者: 韦德体育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2日 10:43:39
     坐在记者面前的张楚乔戴一顶时尚的棒球帽,腿上的牛仔裤到处露着线头和“破洞”,在北京最繁华的CBD商圈上班的她处处透着都市白领的气息。作为80后的张楚乔在央视下属一家公司任职,是一本杂志的资深时尚编辑,当然,行业里也有人称这个角色为“静态电影导演”。然而这样的形象无论如何也无法与马术绕桶赛上那个策马飞驰的冠军相联系,事实上她也仅仅是个只有5年多骑马经历的“票友”而已。骑马,对于她而言,更大的乐趣在于两个生命体的交流,像《阿凡达》里的神奇互通一样,而并不单单在于骑乘本身。

  从轮滑到马术的“挪移”

  和张楚乔聊天,记者首先惊讶的不是她在马术上所表现出来的天赋,而是她的这种天赋竟然与轮滑有关联。“在骑马之前,我滑了将近15年的花样轮滑。”多年的协调性、柔韧性训练以及对音乐节奏的把握,为张楚乔打下了很好的运动基础。

  在那些青葱年少的时光里,她就那样旁若无人地旋转在自己的世界里。然而,2005年的一次意外,让她永远地离开了这个项目。“在一次娱乐中,我在提‘刀’落地的瞬间被一个初学的轮滑者斜撞过来,他摔倒的动作直接铲到了我的内脚踝,于是整个人来不及收腿就横叉劈在了地板上。大腿的内侧韧带,被破坏性撕裂了……”尽管经过治疗,损伤的韧带康复了,但医生的忠告对于张楚乔来说,已经算是这项运动的终结了。就这样,旋舞的生涯就此落幕。

  除了花样轮滑,张楚乔还有3年传统武术的训练经历,“那时候上的是少林武术学校,很认真地练了一些传统套路和散手技击。”这么多年的专业体育训练,也让张楚乔的反应能力,顺理成章地优于常人。“体育人绝非是人们印象里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要想练好一个项目最为关键的就是需要一个思路清晰的头脑和快速决断的思维能力。”

  有意思的是,在结束了轮滑运动生涯后,张楚乔反倒与体育的关系更为紧密了,“运动是互通的,比如我去滑单板的时候,也没费太多力气,作为初学者,10分钟不到就被教练拉上中级道去了。”从第一次上马就骑在大西部鞍子上脱蹬奔跑,到两年之后拿全国冠军,这应该是正规运动员所不敢妄想的过程,然而,她却玩笑着一带而过:“八成是托了小时候那些综合训练的福。”帆船、摩托车也是她涉足的运动项目,张楚乔还打算体验一下跑酷。

  玩马最奢侈的是时间

  在大众印象里,骑马是需要财力支撑的,张楚乔也承认,自己认识的马友确实不乏财力雄厚者,“不过大多也还是些普通民众,各行各业也都大有人在。”只是像张楚乔这样的一边学音乐做歌剧、一边拍片子做杂志,一边还玩票当运动员的综合类型,倒是仅此一例。用记者的话,她是马圈里的另类,她说像自己这样正点上班的马圈中人确实不多见。

  “骑马,的确是奢侈,只是奢侈的不是钱,而是时间。”张楚乔告诉记者,来马场骑马毕竟不同于到旅游点闲逛,“教学马虽然不是什么太名贵的马匹,但也都是价格不菲,马场也不会轻易让初学者随意骑乘,而且马都是有情感的,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心情好什么时候心情不好,所以你要想很好地驾驭它们、保证自身和马匹安全,就需要花大量时间来与马匹磨合、沟通。”就她所知,一般情况是以会员制形式来马场接受培训的,“毕竟大多数初级骑马者没有自己的马匹,这种会员方式每个月的费用大概也就2000~3000元左右,马场会有专业的骑师来给会员进行培训,有活动或小型比赛时会员也可以有马参赛。”

  张楚乔与马的接触是在2006年,“和朋友们一起到郊外去自驾游,就跟着大家一起尝试了一下骑乘乐趣。”而这一尝试也就此“诱惑”她进入了马语者行列。第一次骑马的人通常都是由别人牵马自己在紧张中度过规定时间的,而张楚乔却是在大无畏地往来奔跑,也就此勾起了她对于马术项目的挑战欲望。 “关于绕桶,颐和马房算是我的‘老家’,想想从开始绕桶我就在那里了,马房老板和骑手都对我很好,大概有50多匹马,与别的马房不同,这是个不对外的俱乐部,马匹血统相对纯正,大多用来繁育和参与比赛。”她介绍,马匹的价格是最难界定的。从血统到调教,从身形到年龄,每个因素都牵扯着它的市值,所以,买马多半是看缘分的,看准了,钱也就不重要了。

  从2007年到现在,张楚乔已经连胜到了第5个年头,她用最短的时间,走完了很多专业马术运动员多年才能走完的路,其实她用在训练上的时间并不多。“近几年来很少骑马,很少训练了。每年仅有的几次骑马机会也都是在比赛场上,去年4次,今年到现在也就2次。”除了工作时间限制,她对马毛的过敏也制约了训练,“因为我对马匹的毛屑过敏,每次下马脸上都会冒出一层痘痘。所以在妈妈的各种限制下,我慢慢妥协了,所以很认真地享受每次比赛的机会。”

  与“战友”小青的过命交情
  张楚乔是少数拥有自己马匹的玩家之一,也是所谓的马主。“我的马是匹阿拉伯马,大名叫光彩夺目,小名叫小青,过去在西藏马术队服役,后来转战到颐和马房才到了我手里。”她买马并不是因为这匹马的血统,“我们俩是最初始的搭档。从陌生的项目开始,一点点磨合,第一次参加比赛,第一次拿冠军,第一次感受到彼此的重要。”

  绕桶赛是美国牛仔在日间农作后常会玩的一项竞技游戏,不仅需要马匹的瞬间加速和绕桶时急停急转的能力,同时也考验骑手与马配合的默契。“绕桶赛看似简单,但过桶时马匹的角度、骑手的重心转换,是需要传说中的人马合一的。”张楚乔说,“小青在马里应该算是大学生了,那时候5岁的它,就已经在西藏队接受过各种训练。倒是我没上过一节专业的马场马术课程,所以,它在一定程度上给了我很大帮助。”

  记者让张楚乔用一个词形容她和小青的关系时,她选择了“战友”这个词。她觉得这个词最能代表她和小青的关系,“是高于朋友的、过命的交情。”她说,现在骑马的人越来越多了,而大家在马匹上所要达到的追求与快乐却不尽相同。张楚乔说:“我更享受和小青一起给大家表演的乐趣。我总是把比赛当成一场表演,而表演就没有压力。玩的人开心,看的人也开心。我会经常在回家的路上转弯,跑去看望它,刷刷毛、洗洗澡,足够了。对于骑马这项运动,我可以随时放弃,而无法放弃的,是我的光彩夺目。”

  让张楚乔感动的还有小青为别人着想和不顾自身安危保护她的本能,“今年5月20日去青岛参加比赛,小青感冒了,一走动就剧烈咳嗽,比赛的当天下午还在打着点滴,我从来没见到过它生病,那么粗的针管扎进小青脖子,红色的血顺着青色的皮毛滑下来,它疼得发抖,我都心颤。”因此张楚乔决定弃赛,“我就问它,我们弃赛吧,结果看到它明确地摇头,我又跟它说,那咱们就跑一圈吧,不要速度,就做个表演,小青用脑袋偎着我表示可以,我怕它上场拼命,就特别叮嘱它,咱们不要成绩,你千万别逞强。”结果一过旗门小青突然加速,状态似乎比平时都好,“我来不及反应,我们流畅地完成绕桶,顺利穿过旗门后它才一口气出来开始猛烈咳嗽。”而张楚乔说,自己的眼泪已经无法抑制地肆意滑落。“这时候有朋友跑过来,说别哭别哭,你是冠军,一句话,把我气乐了。你们哪知道,我哭是为了什么?”她说,“好多人劝我,该换马骑了,而我又怎么可能放弃它。每次比赛下来都有人过来开价,甚至抬到25万元了,但那又如何呢?”

  除了赛场上默契拼搏外,小青还舍身救她。去年上海一次比赛,一匹马发狂乱踢,当时张楚乔正侧脸跟别人说话,根本没看到踢向自己的马蹄,“是小青突然抢了一步,横过身子挡住了我,结果肚子上被狠狠踢了一脚,疼得上蹿下跳,无意中还踩到了我,我很疼,但我更替它疼,如果不是它挡住,估计那时候我已经飞出赛场了。它下意识的保护,震碎了我整颗心。”值得一提的是,小青的品性甚至影响了张楚乔的择偶标准,“选男朋友其实和选马差不多,和你性格互补,平时默默无语,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保护你是他条件反射的身体力行,就像小青,这也是我选朋友的标准。”

 【名词解释】“马语者”,字面上的意思是精通马语,能与马交流的人。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