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体育网_体育新闻门户网站

韦德体育网_体育新闻门户网站

http://www.bsdlover.cn

菜单导航

孤独骑行者25年骑过12条进藏线

作者: 韦德体育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9日 10:47:17

    1月12日,拉萨迎来了近年来最大的一场雪。从药王山方向望去,布达拉宫的白墙完美地连接了天边那一抹白云和地上的一片白雪。


  每年夏天,都有一大波人,骑着单车,从全国各地涌到布达拉宫脚下;或是从这里出发,奔赴亚东甚至更遥远的加德满都。为了防止高原紫外线的刺伤,他们全副武装,头盔、墨镜、魔术围巾,还有骑行服。他们,是西藏骑行者。


  停不下来的骑者



  25年骑过12条进藏线


  冬季,是拉萨城最为安静的一段日子。纳金中路第二高级中学的对面,有一家名为“天空”的客栈。由于在淡季,又临近农历春节,旅馆的老板回内地老家过年了。一只小狗趴在店门口,慵懒地晒着太阳,主人不在的这段日子里,陪伴它的是一位常年骑行的老朋友。


  这位骑行者暂居天空客栈,在骑行论坛里,他称自己为“独孤骑者”。冬季的高原,空气干燥、氧气稀薄。即使是不畏艰苦、毅力超群的骑行者,也很少会选这个时段来西藏。“去年冬天我从当雄骑到了阿里狮泉河,天特别冷,有零下二三十度,睡袋都结冰了,一般人真的受不了。”“独孤骑者”说。


  这位“独孤骑者”,真名叫李聪明,是一名手工艺人。他中等身材,皮肤黝黑,身体健壮,“自行车辙遍及大陆31个省市自治区,行程近10万公里”。


  如果不是25年前的一篇报道,李聪明可能现在还在农村老家过着平静的生活。1989年,年仅20岁的李聪明在《辽宁青年》上看到一篇《单人徒步环中国》的文章,受到很大触动,他按捺不住,凭着一股热情和冲动,背着部傻瓜相机,卷了几件旧衣服,踏着一部普通女式自行车,开始了漫漫骑行路。


  这一上路,就是25年未停。


  上世纪90年代,在中国从事户外运动,特别是长途骑行的人屈指可数。在亲朋好友眼里,出身农家的李聪明无疑是一个不安分的“异类”。


  “那时候穷,谈不上装备,更别说什么训练。我刚学会骑车不久就出发了,路上经常摔跤,车坏了也不会修,经验都是自己慢慢摸索出来的。”李聪明说。


  作为“异类”总是要付出代价,这些年下来,李聪明经历过多次危险:在东北长白山原始森林遇到过狼;冬骑湖北神农架遇冰雪路段翻下山崖;经过新疆塔克拉玛干遭遇沙尘暴……李聪明也常收获意外的惊喜:在色季拉山口看到南迦巴瓦峰,在林芝县东边湿地偶遇珍贵的黑颈鹤,在邦达“七十二拐”目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骑了这么多年,李聪明最离不开的,还是西藏。“川藏南线、川藏北线、滇藏线、青藏线、唐蕃古道、新藏线、中尼线……”截至目前,李聪明已经连续骑行12条进藏路线,共计耗时720天,累计行程23221公里。


  “西藏风光壮美,人文底蕴深厚,我尤其喜欢这里的人们淳朴、热情和善良。西藏海拔高,一般人难于适应,而我喜欢挑战极限。”李聪明说。


  李聪明并不孤独,每次长途骑行,他都会结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经常和骑友们交换经验、分享旅途中的点滴快乐。后来他索性专门准备了一个本子供骑友们留言。


  在李聪明留言本中的一页,写着龙飞凤舞的3个大字:焦康平。


  骑行西藏的大学老师



  做一件让自己骄傲的事


  2012年夏天,32岁的焦康平从家乡衡阳出发,历时50天,沿着滇藏线一路骑到了布达拉宫广场。


  身为衡阳师范学院的老师,焦康平与自行车结缘,始于2011年。那个暑假,一位学生骑行去拉萨,给了他很大的震撼。随后他也萌生了骑车去拉萨的念头,“那是一个让人向往的地方,我感觉有些事情现在不做将来就很难有机会了。”


  骑行去西藏,这在很多亲朋好友的眼中,是个难以理解的决定。“很多亲朋好友都劝我,但是我仍然坚持了下来。骑行需要有一颗勇敢的心,只有走出去,才知道世界有多大。”焦康平说。


  出行前,为了做好准备,焦康平每日绕衡阳城外环一圈,骑行近40公里,坚持了半年。不知不觉中,他发现不仅体力越来越好,而且每天心情愉快、充满自信。


  在骑滇藏线的一个多月里,有时一天要骑140公里,焦康平遇到了不少困难。他印象最深的还是邦达“七十二拐”,这是闻名于世的一段险峻山路,从最低点海拔3100米,一路攀升到最高点业拉山口海拔4658米,再盘旋下降至邦达镇海拔4100米,有着全长40余公里的下坡。据说在“七十二拐”处,平均每10人中会有2人摔车。“回想起来,依然心有余悸,”焦康平说。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