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体育网_体育新闻门户网站

韦德体育网_体育新闻门户网站

http://www.bsdlover.cn

菜单导航

野到麦理浩径

作者: 韦德体育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2日 13:11:11

香港对大多数人来说想到的都是shopping的天堂,但是对于户外爱好者来说它也是徒步的天堂。HK100和毅行者一样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越野跑爱好者前来体验麦理浩径的美景,感受香港的魅力!

[attach]505905[/attach]

2012 Vibram香港100超级越野跑赛起点为西贡半岛北潭涌,沿途经过多个风景区,包括渺无人烟的海滩、古木遍布的树林、自然远足的小径、水塘和陡险山路等。整个赛道以麦理浩径为主线,并特意加插若干风景优美的分岔路线,参赛者在竞赛之余,如画风光尽收眼下。终段从香港之巅的大帽山沿路而下,整段路程累积登高路程超过4500米, 参加者必须于32小时内完成。来自世界28个国家的760名运动员参加这项赛事,2012 Vibram®香港100受到了来自中国内地选手的持续关注,超过60位选手成功报名,这其中包括The North Face耐力跑运动员邢如伶、运艳桥等著名运动员。同时,来自27个国家的选手报名参与,包括首届赛事冠军William Davies、亚军Jeremy Ritcey,以及2011年美国Leadville 100英里超级越野跑冠军Ryan Sandes。

其实比赛前最有意思了,国内跑友围在一张桌子开心的享受赛前晚宴,看到荒城一个人可怜巴巴的坐在旁边自己吃薯条,大家投来同情的眼光都给他夹菜,大陆来的兄弟们亲如一家人。回酒店后子尘、于雷和我一本正经的(我不停的在偷笑,大家太认真了)研究地图和战术,大家就这次的赛道分别发表了意见,奥巴巴秀出自己的腹肌让媒体(于雷爸)拍照,邢大姐在一旁默默无闻的给大家缝号码布,乐乐在直播我们的准备过程。看到于雷这个大个头背一个索罗门的小水袋包,快要把我雷倒了,开玩笑的同时可以学习大家的准备活动和装备的佩戴,总之各种经验交流,各种学习。
   和09年毅行者比赛时一样的心情,越野的氛围,大家见面寒暄,相互鼓励,开心的谈笑,疯狂的拍照,接见各种媒体,看到别人在卖萌在拍照偶尔过去蹭个镜头感觉像是在过年,毫无紧张感而言。我也融入这种“新年”的气息中,个国内跑友开心的聊天,疯狂的拍照···其实我一直在寻找一个人:曾小强stone,结果把Eric给找出来了,好久不见各种寒暄,一见如故,在谈笑声中比赛的倒计时一步步逼近了,我却站到了队伍的最后边,一点抢镜的欲望都没有,开枪后,我和邢大姐同时出发,在人群中看到最多的就是The North Face 的TNF100专业水袋包,我们两个一点都不显得庸俗,两个The North Face腰包轻松出发了。

[attach]505906[/attach]

冲在最前面的是大块头于雷,我用了10分钟才吭哧吭哧的追上第一领先军团,领军人物都是熟悉的面孔,跟在于雷后面很不占优势,他完全挡住了我的视线。遇到尼泊尔前两甲我上来就寒暄:Namaste(尼泊尔语,你好),他们倍感亲切的跟我交谈,一会就聊成了一团,尼泊尔兄弟就是亲切。从Ritcey(美国人)那里了解到小强今年因为受伤没能参加这个活动,大家对此表示很遗憾,谈话中得知Ritcey和另一个美国人在09年的wilson trail中因为受伤最后被我和stone超越并打破记录,现在说起来他都不甘心。

[attach]505907[/attach]

跑过熟悉的风景,见到亲切的志愿者和国内的媒体给加油,号码布上这块五星红旗又一次沸腾了,经过CP1之后大家还边跑边开玩笑说前面(很陡的一个上坡)看谁能一直跑上去,只有我和两个尼泊尔没有回答,结果我们仨果断没有停止脚步,嗖!嗖!嗖!但闻三个老外“fuck”“so crazy”!哈哈 我们亚洲人身体轻就这点骄傲的优势,hold住了!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笑了笑继续前进。如果说平路比的是速度,那么山地较量的就是耐力和爬坡的技术。他们偶尔停下来拿出相机自拍一个,这下可把我馋坏了,这么漂亮的山山水水竟然没有带相机,当时后悔的想跳海“自尽”,只能用脑子mark一下,挥泪告别海边这段人间天堂go on!

坑爹的沙滩就像海绵那么软有木有?尼泊尔语没听懂,只听他们蹦出一句“shit”,不过一哥们还是停下来很自恋的给自己“咔嚓”photo了一个,继续向前跑。大家的跑步风格都略不相同,南非哥们显得很费劲,但是他用听音乐给自己放松,两个美国人则很是认真,开始跑都一直想占据第一位,尼泊尔却很稳重,不跟丫抢第一,始终hold住第一集团。我呢一直往后看,多希望Eric这时能赶上来跟我拉拉家常,好久不见了,感觉队伍里我俩最亲近。跑步中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其他事情,至少我是沉醉在这条麦理浩径之中,见到老外就Excuse me ,他们就很热情的给加油,见到当地人就打招呼“唔该”,一路上几个哥们一直都靠我来开路,他们都投来很感激的目光。

[attach]505908[/attach]

虽然有说有笑感觉不到累,但是两个Nepal一直在跑很陡的破,我就驾驭不了,只好放慢速度调整自己的状态,有美丽的志愿者和幽静的小径,一个人并不寂寞,偶尔跟游客寒暄两句,每到休息站就停下来灌水吃东西,感受志愿者小朋友的热情,不会粤语在香港真心感到很无助,只能英语应付了。他们看到五星红旗的号码很是兴奋...嘎摇......嘎摇...很有爱的志愿者,听到他们的叫喊一切疲劳全无。跑过这“挨千刀的烂路”我也替国内的兄弟们捏一把汗,跑起来实在是太痛苦,既然选择了就无法逃避,既然遇到了就尽情地享受麦理浩径带来的痛苦吧,平时你不是哭着喊着要惩罚自己吗,机会终于来了,跑完这段连续爬升5公里的山路回到家就可以每天对着影子喊一百遍“你太TMD牛B了”。跑下去回头留恋了一番,顿发感慨“这几座山,真他妈的巍峨,我是怎么忽忽悠悠飘上去的”管不了那么多了,继续撒野。

一路飘逸来到了52k的CP5 马老师问了句很专业的问题,这个赛事和国内相比有哪些不同?我还是犹豫了半天说,比国内有意思多了。其实我当时有些保留,我想说“这是给魔鬼们设计的跑步路线,我很享受这样的上上下下的爬升,感觉爽的不得了”其实此时不知道有多少兄弟在痛恨那些连续的爬坡,痛苦的想放弃,他们要是听见我此番胡言乱语还不把我群殴了。换上装备带够水和补给又继续踏上了传说中的毅行者路线,这是体现出TheNorthFace水袋包的优势了,补给站装水很方便,看到别人取下背包停下来灌水,忍不住窃喜,装备给力各种占优势。

[attach]505909[/attach]

后面的路线对我来说就特别熟悉了,完全是毅行者的设计路线,早有心理准备快要到达猴山了,早早的把眼镜戴上,把食物装好,一点都不能被他们看到,连喝水都小心翼翼的,他们要是抢去了,后半路我只能饿死,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分配不均会被围攻的,要是把我围攻了,第二天的机票可就废咯,不敢跟它们对视,偷偷的欣赏着路边的monkey的嬉戏,他们好像在嘲笑我,别人都开车,我却在跑步,还不知道停下来。看到他们的嬉闹我心里轻松了好多,没有得到围攻,安全撤离monkey hill 吓了一身冷汗,还好有zerofit的内衣排汗及时,基本没有影响后面赶路。接下来最大的心里负担就是那个大帽山,看到一座座天梯“Oh My God”腿都软了,因为知道这是大帽山之前噩梦的开始,09年来到这里时(当时已经是晚上)都快累哭了,好吧,“shit @#¥fuck &%¥# dame it ”走在后面的Ritcey 变爬边骂,他说最讨厌爬坡,都是喜欢下坡。滴滴答答,也不知是什么神奇的力量把我俩拉上了那个小山头。

Ritcey 下坡那速度可不是盖的,只听他很兴奋的回头喊了声“Bridge, Here we go!”眨眼间就消失掉了,直到那个很长的上坡才看到他的踪影。此时的盘山公路对每个参赛者来说都是上帝的馈赠,没有这段令人崩溃的爬坡,就显得这个比赛不是那么完美。这是一段自己跟自己对话的路段,放弃还是继续,停下还是跑起来,哭泣还是坚强,都要问问自己的双腿,内心的挣扎和身体的考验,因为此刻离胜利不远了我没有停下来,这正是The North Face运动员“探索永不止步!”的精神。我俩一直保持一段距离,两个人拼的是意志,他看看我,此时我也正在和他对视,最后的竞争大家都不甘示弱。

[attach]505910[/attach]

到了下坡这小子就像脱缰之马,一溜烟没了,我脚下的水泡再次警告我,“Take easy”要冷静,慢下来,我没有跟自己的脚对话,结果“噗嗤”破了,钻心的疼,只要由Ritcey去了,此时有些不甘心。过了那个名副其实的大帽山,胜利的喜悦涌上心头,一路下坡狂奔下去,遇到志愿者挥雨跟我打招呼,给我加油,天黑我也没有看清楚,只觉得很兴奋,只想一口气跑到终点,因为我真的真的真的很饿,到终点要吃掉一头牛的心都有,天黑已经阻止不了我,终点就在眼前了,听到亲人们的呐喊声兴奋过了头“kao 找不到拱门了”,大家的掌声这才把我喊回来,最终第五名以11小时01分的时间完赛。明年如果给我这个享受魔鬼赛道的机会我还会再去重温一次麦理浩径。

[attach]505912[/attach]

最后感谢TheNorthFace给我和邢姐这次来香港挑战的机会,还要所有的志愿者们,更要感谢马老师和于雷爸的全程跟拍,TNF100大家长城脚下再相聚吧!





[attach]505911[/attach]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